夕夕恋恋酱

【三日鹤】忆 (HP背景)

各位,清明节放假快乐呀(*ฅ́˘ฅ̀*)
最近沉迷HP就这样吧反正和正文没啥关系……
顺便感谢之前有个人给我写的叶黄

     《忆》

       “这是孤儿院新来的孩子,三日月宗近。”
        孤儿院院长满脸不耐烦,介绍完名字,丢给三日月宗近一张纸就走了。12岁之前的孤儿们都是挤在一个大房间里的,至于床位,就是一张地铺罢了。孤儿院里的孩子看见新来的如此瘦弱,就忍不住欺负欺负。
        “被子呢?”
        三日月宗近说了来到孤儿院的第一句话。
        夜晚,风吹的窗帘随风飘荡,清冷的月光带着比心还寒的温度照在他脸上。一个个头很大的男孩走到他面前,不屑的抬起了头,把一张破布丢他脸上,“被子?还想要?你不配。”
         三日月宗近皱起眉头,充满杀气的眼睛已经对上男孩的眼,不知为何风大了起来。
        “不要打架……”
         一个白色头发的男孩挡在他们中间,男孩背对着三日月宗近,见大块头转身离开,才转回来,“三日月宗近吗?你是新来的吧?他就是这样的,你不要生气,今晚你用我的被子吧。”
         他扯了扯三日月宗近的袖子,推着他到自己的床铺上。“我叫鹤丸国永,最喜欢的东西是惊吓!”
         
         脸上是温暖的笑容,像太阳一样的——三日月宗近的心好像暖暖的,眼神不再从他身上离开。夜晚,鹤丸国永在他身边睡着,他的被子盖在三日月宗近的身上。三日月宗近看见他身体微微发抖,抿了抿嘴。
        就这样吧。三日月宗近抱着鹤丸国永,笑了笑。
        “你那时候真可爱呐,当然,现在也是。”三日月宗近轻笑,摘下了手套修长的手指握住鹤丸国永的手,眼却没有离开冥想盆一眼。

         冥想盆里的场景变换,夜色已经被太阳驱逐。
        鹤丸领来衣服,还教三日月宗近扣住腰侧的数字牌。然后就去帮三日月宗近打卡去了。
        前脚刚走,后脚就来人了。大块头看见鹤丸这么亲近新来的家伙,一个生气,夺走了三日月宗近的早餐。
       “感亲近我的人,哼。”大块头两三口把馒头吃进肚子里,“饿死你得了。”
       “你的人?”三日月宗近呵呵两声,眼中的新月偷着一股寒光。大块头感觉不妙,倒吸一口凉气,左看右看,怕是看见什么东西……他好像感觉有人在盯着他。
        大块头仿佛知道了什么,头也不回的跑了。他身边的一个跟班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跟着大块头,一屁股坐到地上,脸上全是恐惧。
        “我回来了哦!”鹤丸国永刚好在那个跟班离开时过来,恰巧看见三日月宗近的微笑,“哇哦,真是吓到了,你笑起来真好看。”
        三日月宗近忍不住又笑了笑。
        鹤丸国永歪头,凑到三日月宗近耳边,“你的早餐是不是被那个大块头拿了啊?”三日月宗近乖巧的点了点头。鹤丸国永嘟了嘟嘴,“那么一起?不过你要答应我,以后多笑笑!”
        “好。”鹤丸国永掰开馒头,把一半递给了三日月宗近。干冷的早餐仿佛在鹤丸的笑容变得温暖起来。不过,最秀色可餐的,隔壁那位才是。三日月宗近看着鹤丸国永想。
        “小时候的回忆……怎么形容呢?可爱又可恨吗?”三日月宗近眼睛死死盯着冥想盆,不忘记把鹤丸国永从床上抱下来。后来他又想了想,决定撩起鹤丸国永的头发,亲吻他的额头。月光清冷,鹤丸的温度着实低了不少。“最近好像凉了。”

        三日月宗近和鹤丸国永不一样。
        他自从父亲抛弃他和母亲的时候就知道了,比如让东西飘起来,羽毛啊,牙刷啊,杯子啊……
        最记得的就是冥想盆里回放的这件事。那天鹤丸高烧不退,神志不清,喃喃个不停。孤儿院的晚上寂静,无人,大声呼喊又会被院长打骂。
        茫然,无措。眼神空洞,新月失去光泽——我只是想守护他……我只是不想再失去……我也不想看着唯一一个能让月亮发光的太阳失去光泽而已……
        夜晚的月亮仿佛感应到他的呼唤,渐渐露出轮廓,在睁开眼,几粒要就凭空出现在他眼前,水杯涌出清水,吃下药的鹤丸国永也恢复了不少——幸好幸好……
       隔天早晨,猫头鹰就叼来一封信。两个人坐在一起细细阅读。
        霍格沃茨?巫师?魔法?那是什么?那是二人都不知道的词汇。
        “如果不是恶作剧那还真的值得惊吓。”鹤丸国永松了口气,“平静一下……”
        三日月宗近看着鹤丸国永的侧脸,突然害怕,他不会害怕我吧?
         倒是鹤丸国永,平静完,转头就是一问:“你打算怎么办?”十二岁的三日月宗近满脸不知所措。
        “我不知道……我只是想带你离开……然后我们一直生活在一起……”
        “只是离开的话,随时都可以。你是巫师,一直都是,不可改变,学魔法应该不会是一件坏事情,对吗?”鹤丸国永挥动着笔,学着魔术师摆弄着,还念着不知道哪里学来的咒语。
        三日月宗近捏着鹤丸国永昨晚捏好的小泥人,小泥人三日月和鹤丸正荡着秋千,脸上的笑容带着欢乐传递。
    
        于是他入学了。
        他被分到斯莱特林。
        他每天都忍不住用猫头鹰传信,写下每天日常,有满怀期待的等着鹤丸国永的回信。
        他的成绩满是优异,然后他会想像鹤丸国永看见他成绩会露出骄傲的笑容。
        他被选入魁地奇队,在信上写到要带鹤丸飞到高空,像真正的鹤一样。
        鹤丸国永生日那天,他用猫头鹰寄去了会动的照片。
        当然,鹤丸国永也给他意外惊喜。
        放假那天,鹤丸国永牵着三日月宗近的手,来到郊外。
         “看到了吗,这是我们的家哦!”他顿了顿,“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家!而且是我自己建的!”十二岁的白发少年的微笑藏不住骄傲。
        “阿鹤,这真是吓到我了。”
        六年级开学的的前一天,三日月宗近慌慌张张的来到鹤丸国永面前,他收到了食死徒的信。他是很强大,但同时也很害怕。
        “答应我,保护好自己哦……”
        鹤丸国永放下手中的木雕,惊讶的点了点头,“怎么了吗?”
        “答应我。”
        “嗯!我当然会听三日月的话。”
        三日月宗近俯下头,强吻鹤丸国永。搂着鹤丸国永来到床上,悄悄用手将衣服解开。他撩起鹤丸国永额前碎发,开始亲吻鹤丸国永身上每一处。额头,眼睛,鼻子……通通都没有放过。
        身体相贴,鹤丸国永紧致的内壁包裹着三日月宗近,湿润而温暖。
        三日月宗近还是不忘记提醒鹤丸国永要保护好自己,鹤丸国永迷迷糊糊的在他的耳边答应了。
        “好……但你要保护好自己哦……”
      
        冥想盆的记忆开始变得深邃,扭曲。闪电击破深厚的乌云,留下狰狞的疤……
        身批黑衣斗篷的食死徒在他和鹤丸国永的家里肆意破坏。小泥人,木雕,陶瓷通通碎掉。
        甚至不知道是谁念着钻心咒一次又一遍,三日月宗近听不清楚了,他只听到鹤丸国永咬牙忍痛的呻吟声。
        “他不是很配合呢……不知道他的身体……”
        “三日月宗近好像发现我们了……杀人灭口……”
         “那好吧,他可是我很喜欢的类型呢……阿瓦达索命!”
         绿色的光充盈眼前。
        12点的钟声响起了,奏响的像是丧歌。
        三日月宗近把鹤丸国永放回床上,给他盖好被子,仿佛洁白的被子下的人只是睡得很沉。
        三日月宗近穿上巫师斗篷,拿起了魔杖。家里的东西很早就被他复原了,小泥人三日月和鹤丸压着一张纸条。
        那是前不久小狐丸的猫头鹰送来的。
        “三日月,我知道你可能很生气,但不要做傻事。千万不要使用某些咒语。即使是对付食死徒!”
        三日月宗近没有回信。
        “好好睡吧,鹤。他们来为你偿命了……”
        刚出去,魔杖就对着黑衣人施了一个缴械咒。
        不可饶恕咒罢了……世上一直都有人愿意原谅我的,不是吗?
        “阿瓦达索命!”

(清明节放假真快乐啊……)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