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你了给个爷爷或者ssr吧

【三日鹤】忆 (HP背景)

各位,清明节放假快乐呀(*ฅ́˘ฅ̀*)
最近沉迷HP就这样吧反正和正文没啥关系……
顺便感谢之前有个人给我写的叶黄

     《忆》

       “这是孤儿院新来的孩子,三日月宗近。”
        孤儿院院长满脸不耐烦,介绍完名字,丢给三日月宗近一张纸就走了。12岁之前的孤儿们都是挤在一个大房间里的,至于床位,就是一张地铺罢了。孤儿院里的孩子看见新来的如此瘦弱,就忍不住欺负欺负。
        “被子呢?”
        三日月宗近说了来到孤儿院的第一句话。
        夜晚,风吹的窗帘随风飘荡,清冷的月光带着比心还寒的温度照在他脸上。一个个头很大的男孩走到他面前,不屑的抬起了头,把一张破布丢他脸上,“被子?还想要?你不配。”
         三日月宗近皱起眉头,充满杀气的眼睛已经对上男孩的眼,不知为何风大了起来。
        “不要打架……”
         一个白色头发的男孩挡在他们中间,男孩背对着三日月宗近,见大块头转身离开,才转回来,“三日月宗近吗?你是新来的吧?他就是这样的,你不要生气,今晚你用我的被子吧。”
         他扯了扯三日月宗近的袖子,推着他到自己的床铺上。“我叫鹤丸国永,最喜欢的东西是惊吓!”
         
         脸上是温暖的笑容,像太阳一样的——三日月宗近的心好像暖暖的,眼神不再从他身上离开。夜晚,鹤丸国永在他身边睡着,他的被子盖在三日月宗近的身上。三日月宗近看见他身体微微发抖,抿了抿嘴。
        就这样吧。三日月宗近抱着鹤丸国永,笑了笑。
        “你那时候真可爱呐,当然,现在也是。”三日月宗近轻笑,摘下了手套修长的手指握住鹤丸国永的手,眼却没有离开冥想盆一眼。

         冥想盆里的场景变换,夜色已经被太阳驱逐。
        鹤丸领来衣服,还教三日月宗近扣住腰侧的数字牌。然后就去帮三日月宗近打卡去了。
        前脚刚走,后脚就来人了。大块头看见鹤丸这么亲近新来的家伙,一个生气,夺走了三日月宗近的早餐。
       “感亲近我的人,哼。”大块头两三口把馒头吃进肚子里,“饿死你得了。”
       “你的人?”三日月宗近呵呵两声,眼中的新月偷着一股寒光。大块头感觉不妙,倒吸一口凉气,左看右看,怕是看见什么东西……他好像感觉有人在盯着他。
        大块头仿佛知道了什么,头也不回的跑了。他身边的一个跟班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跟着大块头,一屁股坐到地上,脸上全是恐惧。
        “我回来了哦!”鹤丸国永刚好在那个跟班离开时过来,恰巧看见三日月宗近的微笑,“哇哦,真是吓到了,你笑起来真好看。”
        三日月宗近忍不住又笑了笑。
        鹤丸国永歪头,凑到三日月宗近耳边,“你的早餐是不是被那个大块头拿了啊?”三日月宗近乖巧的点了点头。鹤丸国永嘟了嘟嘴,“那么一起?不过你要答应我,以后多笑笑!”
        “好。”鹤丸国永掰开馒头,把一半递给了三日月宗近。干冷的早餐仿佛在鹤丸的笑容变得温暖起来。不过,最秀色可餐的,隔壁那位才是。三日月宗近看着鹤丸国永想。
        “小时候的回忆……怎么形容呢?可爱又可恨吗?”三日月宗近眼睛死死盯着冥想盆,不忘记把鹤丸国永从床上抱下来。后来他又想了想,决定撩起鹤丸国永的头发,亲吻他的额头。月光清冷,鹤丸的温度着实低了不少。“最近好像凉了。”

        三日月宗近和鹤丸国永不一样。
        他自从父亲抛弃他和母亲的时候就知道了,比如让东西飘起来,羽毛啊,牙刷啊,杯子啊……
        最记得的就是冥想盆里回放的这件事。那天鹤丸高烧不退,神志不清,喃喃个不停。孤儿院的晚上寂静,无人,大声呼喊又会被院长打骂。
        茫然,无措。眼神空洞,新月失去光泽——我只是想守护他……我只是不想再失去……我也不想看着唯一一个能让月亮发光的太阳失去光泽而已……
        夜晚的月亮仿佛感应到他的呼唤,渐渐露出轮廓,在睁开眼,几粒要就凭空出现在他眼前,水杯涌出清水,吃下药的鹤丸国永也恢复了不少——幸好幸好……
       隔天早晨,猫头鹰就叼来一封信。两个人坐在一起细细阅读。
        霍格沃茨?巫师?魔法?那是什么?那是二人都不知道的词汇。
        “如果不是恶作剧那还真的值得惊吓。”鹤丸国永松了口气,“平静一下……”
        三日月宗近看着鹤丸国永的侧脸,突然害怕,他不会害怕我吧?
         倒是鹤丸国永,平静完,转头就是一问:“你打算怎么办?”十二岁的三日月宗近满脸不知所措。
        “我不知道……我只是想带你离开……然后我们一直生活在一起……”
        “只是离开的话,随时都可以。你是巫师,一直都是,不可改变,学魔法应该不会是一件坏事情,对吗?”鹤丸国永挥动着笔,学着魔术师摆弄着,还念着不知道哪里学来的咒语。
        三日月宗近捏着鹤丸国永昨晚捏好的小泥人,小泥人三日月和鹤丸正荡着秋千,脸上的笑容带着欢乐传递。
    
        于是他入学了。
        他被分到斯莱特林。
        他每天都忍不住用猫头鹰传信,写下每天日常,有满怀期待的等着鹤丸国永的回信。
        他的成绩满是优异,然后他会想像鹤丸国永看见他成绩会露出骄傲的笑容。
        他被选入魁地奇队,在信上写到要带鹤丸飞到高空,像真正的鹤一样。
        鹤丸国永生日那天,他用猫头鹰寄去了会动的照片。
        当然,鹤丸国永也给他意外惊喜。
        放假那天,鹤丸国永牵着三日月宗近的手,来到郊外。
         “看到了吗,这是我们的家哦!”他顿了顿,“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家!而且是我自己建的!”十二岁的白发少年的微笑藏不住骄傲。
        “阿鹤,这真是吓到我了。”
        六年级开学的的前一天,三日月宗近慌慌张张的来到鹤丸国永面前,他收到了食死徒的信。他是很强大,但同时也很害怕。
        “答应我,保护好自己哦……”
        鹤丸国永放下手中的木雕,惊讶的点了点头,“怎么了吗?”
        “答应我。”
        “嗯!我当然会听三日月的话。”
        三日月宗近俯下头,强吻鹤丸国永。搂着鹤丸国永来到床上,悄悄用手将衣服解开。他撩起鹤丸国永额前碎发,开始亲吻鹤丸国永身上每一处。额头,眼睛,鼻子……通通都没有放过。
        身体相贴,鹤丸国永紧致的内壁包裹着三日月宗近,湿润而温暖。
        三日月宗近还是不忘记提醒鹤丸国永要保护好自己,鹤丸国永迷迷糊糊的在他的耳边答应了。
        “好……但你要保护好自己哦……”
      
        冥想盆的记忆开始变得深邃,扭曲。闪电击破深厚的乌云,留下狰狞的疤……
        身批黑衣斗篷的食死徒在他和鹤丸国永的家里肆意破坏。小泥人,木雕,陶瓷通通碎掉。
        甚至不知道是谁念着钻心咒一次又一遍,三日月宗近听不清楚了,他只听到鹤丸国永咬牙忍痛的呻吟声。
        “他不是很配合呢……不知道他的身体……”
        “三日月宗近好像发现我们了……杀人灭口……”
         “那好吧,他可是我很喜欢的类型呢……阿瓦达索命!”
         绿色的光充盈眼前。
        12点的钟声响起了,奏响的像是丧歌。
        三日月宗近把鹤丸国永放回床上,给他盖好被子,仿佛洁白的被子下的人只是睡得很沉。
        三日月宗近穿上巫师斗篷,拿起了魔杖。家里的东西很早就被他复原了,小泥人三日月和鹤丸压着一张纸条。
        那是前不久小狐丸的猫头鹰送来的。
        “三日月,我知道你可能很生气,但不要做傻事。千万不要使用某些咒语。即使是对付食死徒!”
        三日月宗近没有回信。
        “好好睡吧,鹤。他们来为你偿命了……”
        刚出去,魔杖就对着黑衣人施了一个缴械咒。
        不可饶恕咒罢了……世上一直都有人愿意原谅我的,不是吗?
        “阿瓦达索命!”

(清明节放假真快乐啊……)

哈哈哈鹤球的衣服终于到了可惜没有假毛ww第一次穿c服啊给了姥爷2333
(PS:鹤球的链子戴了我半个小时qwq)

也不知道为什么
我这个非洲人自从抽到茨木之后我发现我的茨木不喜欢酒吞了😂😂
今天打个御魂发现怎么茨木不暴击了呢为什么不暴击了呢好奇怪啊求你了暴击吧
然后一个接一个死去的时候发现我的般若要死了好伤心啊结果茨木暴击
???????
为什么感觉别人的茨木喜欢酒吞但我的茨木喜欢般若啊😂😂😂
然后我尝试着把般若和茨木摆一起,结果俩人都开始了暴击😂😂😂
然后我再把他俩分开,结果俩人都不暴击了😂😂😂
这是为什么????

叶神生日快乐呀ww

I miss You and I lost You

你往河边走去。
你一身红衣如血,你妖媚如妖。
风吹的你衣袖飞舞,风刮的你秀发飞扬。
雨打的你妆容化,雨打的你泪如雨下。
伞落,簪下。
你冷,冷的你面如白霜;你寒,寒的你心如坚冰。
一株株虞美人不再艳丽,一朵朵曼珠沙华绽放雨里。
头上的是凤凰冠,手上的是凤凰链,你把一切抛下。
长长来路,命有玄机。命运让你我相遇,却在多年后分离。
也不过陌生人罢了。
呵!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
你笑了,如魅一样。
你和我的交集,不过如花开了谢那样平淡,无味。我你不会在一起,也不过命中注定。
呵!
你摘下一朵曼珠沙华。血红的曼珠沙华如心血凝结后换换破碎。再好看到最后,也就化为虚无。
"哈哈哈哈哈……"
高高在上的神灵啊,你何时顾及我的寂寞?在这"龙池水畔"旁,几时想过我?
你贱!
让我和舞麟分离。
你做在河边,任水拂过你的衣袖,待雨止。
雨止,月出。
多出了急促的脚步与呼吸,有人在靠近!
是不是他呢?谢邂望向河上的月亮。
喂,你可知,我遇见你时,如雨珠在荷叶上轻轻颤抖,微微的喜悦绽放在心里。是不是他呢?
你可知道我有多期待。
你还是没来。
我知道你不会来了。
谢邂站起来:
"我等你来寻我……"
子夜的吴歌,浅浅的,谁吟唱……
谢邂动了!身随风起,风由舞起。随着风声,水声,落叶声而动。宛如精灵,轻巧玲珑。月光在你周围。
抬头看见夜色中的月光渐亮,别有凉意,一时竟黯黯无言。
今日,在月光下,我为你而舞!
谢邂舞步愈来愈快,身影分为好几道。
树后的身影停住了。
一年一年,人来人往,花开了谢,草绿了枯。也许,你早已忘却,但,你刻在我心里。我还记得你!
我只为你而舞!
爱是生命中最绚烂的幻境,有时候,太过真实,花开的太荼蘼,竟不想醒来。我今日,便沉睡至此!
拔出长剑,割向喉咙。
我今日,将滋润这土地。
谢谢终究还是倒下了。笑着。
这一笑,似耗尽一生的等待。
树后的身影冲出来,扶着倒下的谢邂。手中的,不过是没有生命的躯体。眼瞳失去点点光泽,再蓝再没,也没了生气。
唐舞麟疯了!
明明错的是我啊!
明明你没有错啊!
两相依偎,也许是最亲密的时刻,但你不在了。
花使月色芬芳,月色使花香惆怅。曼珠沙华越来越盛,两人相遇后分离。
人生是生死早限定的戏,为何要安排这样的剧本?
痛!
我寻你千百度,莞尔一看,你却在灯火阑珊处。
我错过了爱,错过了你……
【END】

【新快】喂,浪费可耻(很短很短)

下雨了。
潮湿的天气让工藤新一想起决战那天。死伤惨重,血流成河。
一年过去了。2月13日,就是决战当天,还记得小偷先生和工藤新一下的约定:"大侦探啊,你说我陪你过情人节可好?"
可是那天的尸体中,有一具尸体,疑似那个不可一世的怪盗基德。"一年了,你在哪里?"还记得约定吗?
几滴雨溅在窗前。
"怪盗基德!?"
回应他的只有雨声。
工藤新一关上窗,淡淡的笑了,"我平成的福尔摩斯爱上了一位不可一世的小偷啊……"
尔后,一道黑影闪过……
2.14
一大早,工藤新一就出门了。回来时还提着个巧克力蛋糕。
(决战前夕)
黑羽快斗看着蛋糕,舔舔嘴唇的动作吸引着名侦探。
"你在干嘛?"
"我在欣赏蛋糕的艺术。"
笨蛋,喜欢就要说啊!
工藤新一将蛋糕摆在桌上,喝着咖啡,一言不发的望着蛋糕,直到深夜。
而门开了一个缝,工藤新一也没发现。
门外是毛利兰。
毛利兰在门外哭,这到深夜红着眼回去。
原因是那个蛋糕。因为工藤新一不吃蛋糕,毛利兰是知道的。
还有1分钟就2月15号了。
工藤新一起身,准备把蛋糕丢掉。
一道白色的身影出现在工藤新一后面。神秘的声音响起:
"喂,浪费可耻哦~名侦探?"
工藤新一转过身,两人相识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