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夕恋恋酱

【轰出】《迷路都能遇见你》

1,黑帮少爷还有钱轰x捡来的杀手哑巴久


2,小甜饼?


3,第一次写轰出呢ww私设有ww


 


 Go?

 


 

《迷路都能遇见你》

 

对于轰焦冻来说,处理敌对家族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尤其是这次的敌人是一个根本就不出名的角色。Nc集团三番两次挑衅轰家,虽然不得不说在那群傻子骂安德瓦时的确很爽就是了。


轰焦冻本来是想早点杀完人回家洗澡睡觉的,可惜……


大名鼎鼎的轰焦冻,黑帮少爷,其实是一个重度路痴。在这么个阴寒的夜晚迷路,的确很让人心烦,更何况这破地方虽然是巷子,但一个可以躲雨的地方都没有。


“啧。”轰焦冻看了看没电的手机,烦躁更是占满他的心脏,“麻烦。”


雨声连绵不断,下了这么久竟然一点都没有减弱的样子。没雨都迷路,更何况这下雨天一点光都没有呢?想到这里,轰焦冻更加烦躁了。


看了看手表,走了大概半个小时,全身湿的轰焦冻被半掩住的铁门吸引住了——铁门上的锈迹斑驳,像是谁的血浇在门上风干后的样子。说不定是什么变态杀手在里面干些什么分、尸的事呢。


不过,在淋雨与和变态杀手同住一屋之间,他选择后者。


轰焦冻看了看周围,探查无人后轻轻推开了门。生锈的铁门自带的吱呀声提醒了屋里的人。但是,轰焦冻本来就打算光明正大的进去。都是一类人,也没必要躲躲藏藏。


不过出乎意料的,门后没有鲜血流淌的地板,也没有因分尸而散落地面的碎肉。甚至连一点血腥味他都没有闻到。取代这一切的,一座木亭子、一张桌子、相对着的一对椅子和一个少年。听闻有陌生人进来的声响,少年的视线从他眼前的小刀移开了,转头看向同样看着他的轰焦冻。


少年翠绿的双眼露出了迷茫,看见轰焦冻全身湿透的样子,立刻从桌子下面取出一把伞,撑开来向轰焦冻走去。少年身高比轰焦冻矮了一个头,走到轰焦冻旁边时要抬头才能与轰焦冻四目相对。少年好看的双眼带着纯真,看向陌生人完全没有戒备。对着轰焦冻笑了笑,示意轰焦冻一起跟过来。


 


“你叫什么名字?”轰焦冻抬手,看着头发蓬松的少年,忍不住揉了揉他的绿色头发。少年身体僵硬了一下,并没有反抗。


少年拉过轰焦冻的手,用手指写下他的名字。


【绿谷出久】


绿谷出久抬头,对轰焦冻露出疑问的表情。


“我叫轰焦冻,他们都叫我shoto,你呢?”


少年敲了敲满是刀痕的桌面。


【deku】


deku,人偶。黑道中任务完成率百分百的杀手,此时此刻,正坐在黑道中最大的帮派少爷shoto,焦冻的腿上。


并且吃着轰焦冻在家里随手拿的牛奶糖。


真没想到,deku竟然看起来只是个少年,还是一看就觉得很容易欺负当然那种。


绿谷出久很安分地坐在他腿上,杀手的体重让轰焦冻感到意外——太轻了,简直就是营养不良。绿谷出久手中的小刀被他擦拭干净,雨好像也差不多停了。他转身抬眼看向轰焦冻,指了指那扇斑驳的铁门。


“哦对,我要走了,绿谷君。”轰焦冻反应过来,准备先把人放下。


可惜绿谷出久并没有放开他。


绿谷出久在他手心开始书写。


【轰君,我带你出去】写罢,绿谷出久顿了顿,又在轰焦冻手上写下一句话【出久饿了,想吃糖】


……真没想到人偶是这样的人。真是,太令人心动了!


“那不如……出去我请你吃芥麦面?”轰焦冻不自知的露出温柔的笑容,“绿谷君,带我出去?”


果不其然的,绿谷出久从他怀里跳了出来,拉着轰焦冻的手,走出了屋子。途中轰焦冻时不时问绿谷出久一些问题,绿谷出久一一回答。


“绿谷君,你为什么要当杀手?”

【没人照顾我,也不知道要干些什么】


“你从哪里学来的技巧?”

【小胜教的!就是那个很厉害的爆杀卿。不过他教会我之后就走了……】


绿谷出久扯了扯轰焦冻的衣袖,在他手上又写道——

【我想吃猪扒饭,轰君】


“好,你说什么都答应你。”轰焦冻低头亲了亲绿谷出久。


【叶黄】天下不如你

将军叶×随从黄 
谨以此文,希望脱单
学校摸鱼,不写作业

《天下不如你》

         每年腊月初,叶修都会从兴欣会京城一趟。来接他的,正是他的心上之人,黄少天。
         每一次黄少天都很早就到了,不过这次是例外。叶修提前一个月就给京城那边捎了个信,叮嘱让黄少天腊月初一必须要到,并且陪他几天,理由是有机密任务。
        于是,今年早早来到兴欣的,只有黄少天一个人。
       今年的冬天来得早,姑苏早就下起了雪。地面积雪虽不深,但一脚下去便深陷,抽出来时衣服就被浸湿了。
        每日都早起起来赏日的苏沐橙,刚出门,就看见了睡着兴欣门口雪堆的黄少天。眼前人好像刚醒,看见苏沐橙还愣了一下,看清来人后,立马从雪里起来,对着苏沐橙鞠了个躬。
         “早好,苏小姐。”
        在门前的苏沐橙惊讶的看着黄少天,没想到黄少天竟然这么早就到了,是有什么要事嘛?难道是叶修哥?可叶修哥没这么早醒啊?
          “今年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正午未到,叶修也没那么在起来。对了,你怎么不进来?”苏沐橙看了看黄少天身穿的衣服已经湿透,赶紧让路过的巡逻备一件衣服,“你进来等叶修哥吧,外面冷,别冻着了。”
         黄少天并没有说话,他将马拉到前院,跟着苏沐橙上楼。苏沐橙直接将人带到叶修房间门前,敲了几下门,便留黄少天一人在门外。他看着苏沐橙离去,等苏沐橙离去后,就默默在门外等,一动不动,安静的等待叶修开门,然后吩咐任务。
        其实叶修就在门后,也知道黄少天早就来到兴欣。他昨晚早早就睡了,就为了一大早起来等黄少天。他手上还握着一个精致的锦盒,细细摩挲,仿佛里面装着天地秘宝。
        只见叶修深吸一口气,将锦盒收好,转身开门。
        “少天,你进来一下吧,我找你有事要说。”叶修直勾勾的盯着黄少天的眼,盯得黄少天起鸡皮疙瘩。
         黄少天不语,跟着进了房间。房间一如既往的乱糟糟,东西散乱一地。桌子上摆着的,好像是昨夜未吃的晚餐。
         “少爷,注意身体。”黄少天突然来一句,惹得叶修尴尬起来。昨夜忙完事情,想起黄少天要来,于是饭都没吃就睡下了。抬头看向黄少天,果不其然,脸上写满担忧。
        “有点饿了,少天你给我去弄点吃的。”
        “我现在去做。”黄少天刚准备转身,叶修就拉住黄少天抱在怀里,在他耳边轻轻的说到:“我要和你一起去。”
         “少爷……你要吃什么?”黄少天想从叶修怀里挣脱,奈何叶修力气比他大,还是他主子,只好任由叶修这么抱着。
         叶修想了想,拉着黄少天到厨房,“我想吃你做的汤面,你做的很好吃。”
         黄少天一听,立刻做起了汤面。叶修在一旁看着黄少天切佐料,心里一阵暖意。
         “其实我叫你来,是为了让你陪我做一件事。”叶修看着黄少天忙碌的身影,缓缓的说,“今天初一,姑苏有夜市。还有灯火会,我想你陪我去。”
         “是,少爷。”黄少天已经将面煮好,端到叶修面前,看叶修津津有味的吃起来,露出一抹连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笑容。
          吃完,叶修和黄少天回到寝室。黄少天在收拾乱的没法正常走路的房间,叶修便在写批文和案件处理。只是叶修心里美滋滋。灯火会的烟火样美如花,而心中佳人又将陪伴身边……不过,佳人胜过美景啊。摸摸口袋,袋中的锦盒让叶修笑意更浓。
         很快便到了晚上,二人更衣,三两步到夜市。人多热闹,但吵不到叶修看黄少天时的专注。
         
         叶修带着黄少天逛着这夜市,一路上因为外貌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但叶修只是在想:黄少天喜欢吃什么呢?会不会觉得这里的东西不合胃口?会不会觉得和自己一起很无聊?眼神不断瞟黄少天,而黄少天正左顾右盼,看着周边的小吃和小玩意儿。
         也是,黄少天从小到京城,很少离开叶家。更别说这种夜市了。
         对,少天喜欢吃奶黄包,喜欢毛茸茸的东西。叶修若有所思的看着黄少天,而黄少天却以为叶修在看身后的包子摊。
        “老板,燕麦包怎么卖?”
        “一个只有一银子,很好吃的!”
        “那就来一个,我给我主子买一个。”黄少天指了指在后面看着自己的叶修。
        “好咧。”老板掀开笼子,装好一个包子,递给了黄少天。黄少天拿着包子就给叶修拿着。这是叶修才反应过来,敢情是少天误会自己了,一时间哭笑不得。
         “我记得你挺喜欢吃燕麦包的。”黄少天看着叶修吃起来,嘴角微翘,像是记起了一些让黄少天很幸福的事。
         叶修很快将包子吃完了,扭头便对着看着他吃包子的黄少天 ,“你还记得我所喜欢的,可对于你的我所知甚少。”叶修搂着黄少天的腰,“我最记得你讨厌秋葵。”
        “我的确讨厌秋葵,不过你也用不着记我的爱好,我只是一个下人。”黄少天轻轻挣脱叶修,说话语气淡淡的,也不知他想什么,“再说,我记着就够了。”他对叶修笑笑,透过眼神,仿佛只剩下悲哀。
        “不够。”叶修小声的说,揉了揉黄少天的头,说罢就带这黄少天继续逛了。一路上竟然都不说话。
         “那是什么?”黄少天指着那个木棍,上面插满了一窜红色的圆形东西。他不知道是什么,但是糖味吸引了黄少天。“我只吃过一次那东西,但不知道那是什么。”
        “冰糖葫芦。”叶修上千买了一根,递给黄少天。黄少天也不客气的吃了起来。冰糖葫芦又甜又酸,不怎么会吃冰糖葫芦的黄少天没有立刻咬下去,而是像吃糖一样,含着。于是黄少天的嘴唇很快就变得晶莹红润,让站在一旁的叶修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少天的嘴唇亲上去一定很软,很甜吧。
         吃了甜食的黄少天心中满是高兴,看着黄少天仿佛回到过去那样活泼,心中实在忍不住高兴。
         “走,我们去看烟花。”叶修牵着黄少天空余的一只手,走到了一处没人的湖边。
          二人刚到,烟花就在夜空中盛开,照耀了黑夜,留下星星点点的余焰。许久没看过烟花的黄少天,眼里只剩下这转瞬即逝的烟花。
         只是叶修看着黄少天,暗自感叹:烟火再绚烂,也不如你像太阳一般的双眼一分好看。
          “少爷,叶修,老叶……”黄少天一口气叫了三次叶修,双眼看向身边人,不知何时,眼中蒙上一层薄雾,“烟花很美,可惜昙花一现。”
         “我上一次看烟花,吃冰糖葫芦,是在京城,你离家的那天晚上,你还记得吗?”
         “你说带我吃糖 ,看世界上最美的烟花,然后等我入迷,你偷偷走了。”
         “一走就走了十年,我竟然在十年里,只能在暗处偷偷看你一眼。”
         “我只想和你更近一点,为什么你非要走那么快呢?”
         黄少天声音在烟花炸开的声音下并不大,可叶修听的清清楚楚,一字不落。
         当年叶修偷走,老爷子便将黄少天当作撒气对象,罚黄少天禁足三天,禁足时间内只给水喝,不给黄少天一点吃的。而黄少天在禁足之后才知道,叶修骗了他,利用他离开,瞒着他。随后,他负责清理叶修的住处,一个人,清理了十年。
         后来老爷子没那么气了,就没有对黄少天那么苛刻,会安排他干些别的事。比如说7,8月的信就是黄少天负责传送的。虽然很热,但总比闷在房间里好一些。
         叶秋和他说这件事时还不相信,死都不会京城,不以为然。直到在陪苏沐橙闲逛时,看见路过的黄少天才知道事情是真的。可当他回神想叫住人时,人早已骑着马离开了。
         也是在那时,黄少天再没有交过叶修老叶,而是恭敬地叫一声少爷。也不再在叶修面前真正笑过,而是拘谨的来服从的他每一个命令。
         叶修还记得他三年前再回京城,黄少天便在院子里打扫。叶修刚准备抱住许久不见的故人,却被他一声少爷停住,愣在原地。
         每一次叶修下意识都会想,黄少天会一直原谅他……但现在,他仿佛面对的是另一个人了。心痛占满他的内心,眼中只剩下悲哀。当他明白他对黄少天的感情,却发现原来那个人貌似变不回来了。
       不过现在看来,事情还能挽救。
        “少天。”叶修从袋子里摸出锦盒,按下机关,取出里面的东西——一块绿的深邃的玉佩。叶修将玉佩挂在黄少天腰间,火光下隐隐约约看见玉佩上刻着字,“你带上,可就是我的人了。”
         他看见黄少天不可置信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音。他这次又揽住黄少天,不过可没有让黄少天逃出来。
         “少天啊,这一次我不会离开了。”叶修顿了顿,在黄少天脸颊上轻轻亲了一口,“我也不会让你离开咯。”烟火下,黄少天的脸,已经因害羞而格外红。
        “老叶……你这是……”
        “我喜欢你,很早之前原来就喜欢了。”叶修拉着黄少天,到隔壁的大石头那坐下,捧着黄少天的脸,像捧着珍宝一样,“我要退休了,让征战天下的事交给年轻人。”
         “然后我要好好陪你,补回你等待我的十年。好不好?”
         “好。”黄少天对着叶修笑了,琥珀般的双眼恢复了太阳般的明亮。
         叶修对着黄少天的嘴唇,狠狠地吻下去,将他口腔里的甜味尝了一遍。
         最后一朵烟花炸开,天空飘起一个个孔明灯,叶修松开了黄少天,深邃的眼里只有黄少天。
         “果然,世界没了你,就黯淡无光,就不好看了。”

这里清切
有喜欢美甲的小可爱,仙女们可以私信我
(仅支持微信支付)

【求助】求一篇资源

占t抱歉
想找一篇文《爱恨萧遥》又名《想你,难入寐》
想看但找不到资源了qwq难受qwq很早之前的文了不知道有没有知道x
谢谢各位了,麻烦大家了

【铁虫】如何在狗粮中苟且偷生

日常欺负可怜的单身鹰
铁虫为主其他为辅

【求助帖】我该如何在一堆狗粮的夹缝中好好地生存
1L 单身狗也有活下去的权利
如题,我已经被大厦里众人气死了。狗粮满街都是。我活到现在是为什么啊???

6L单身狗也有活下去的权利
???你们这么想看被虐的画面啊???相信我要是你们是我你们一定不愿天天吃狗粮……刚说完我又吃下了一车的狗粮。

10L单身狗也有活下去的权利
刚出完任务哎。
好了小可爱们等等让我码一会儿字。

16L单身狗也有活下去的权利
就刚刚啊我去做任务的路上,遇见了P和S在一家特别贵的餐厅吃下午茶。我看看了大概就点了个三文治和甜甜圈,也就花了个几万而已。不过重点就不是这个!!!我依稀记得本来这个任务是P做的,结果说是身体不好换给我了。身体哪里不好了???吃三文治不还挺开心吗???我再也不相信这愚蠢的谎言

20L单身狗也有活下去的权利
回17L:美刀,谢谢。
回19L:因为别的人不是回老家就是度蜜月了!

27L单身狗也有活下去的权利
对了再说说别的,不然你们肯定无法感受到我的痛苦。

32L单身狗也有活下去的权利
来了来了。你们的楼主回来了
有一次是这样的。A一脸惆怅的看着窗外,我猜肯定是B离家出走了(其实就是去瓦坎达旅游放羊)毕竟小两口肯定要有点吵架的才对的。然后A就看到了路过的我。
A说:B离家出走了,想买李子给他,但是S 把全纽约最好吃的水果店包了给P做生日蛋糕……我要怎么办呢
不是你们小两口的事情我怎么提意见啊我还是单身啊!我只好笑笑。不知不觉我一次性吃下了两口狗粮。后来才知道,不仅仅是水果店还有巧克力店都被包下来了,壕无人性。有钱了不起啊?好吧的确很了不起。

37L单身狗也有活下去的权利
肯定哄回来了A 让我带他去华盛顿的一家水果店里买了10斤李子。
别问我为什么是华盛顿,你们应该懂的。
41L单身狗也有活下去的权利
P每次生日都是吃狗粮的美好时刻。虽然不美好。
P一生日就开party,开两次,一次是大厦内部的,一次是请同学的。当然,钱是S付的,地点是两个人分别选的,食物是看二人心情的。不花个几百万都会让S不开心
S说:我总觉得没个几百万都会让P委屈。
注意,是美刀,不要问我!还有当年 P是个高中生啊,年纪小小就被S 追,当年A极力反对的来说。不过前两年他成年了,所以你们懂的吧!

45L单身狗也有活下去的权利
不是,歪楼了。最重要的,我该如何避免吃狗粮。

49L单身狗也有活下去的权利
你们这么一说,我觉得希望很渺小

54L单身狗也有活下去的权利
不是52L的那个朋友,你说拆散情侣是认真的吗?
要是真这么干了我可能死无全尸,然后他又复合在一起。想想T一锤子下来,L一刀下来,还有N的断子绝孙脚,H变大后把我扯得七零八碎,还有A的盾牌和B的麒麟臂,那个W和V的夫妻双打,想想就怕。

60L单身狗也有活下去的权利
为什么不提P?S这么宠他是不会舍得让他看见如此血腥的场面的。而且这俩是拆不开的,P可是S的迷弟,撒娇是家常便饭,偶尔还会傲娇。但被S 哄一下就好了。

65l单身狗也有活下去的权利
没法活了真没法活了。我已经死在大厦门口了。一进大厦就看见P 和S的战衣。我还紧张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结果是K 和F 在讨论哪个战衣的颜色搭配好看。不是你们是AI为什么要讨论这个不是吗?当然P和S不在,K和F才这么大胆不战衣控制住。毕竟S 是会把AI卖给大学的当图书管理员的。

69L单身狗也有活下去的权利
这年头连战衣都会秀恩爱,我呢,单身一人

73L单身狗也有活下去的权利
你们竟然问这种问题,还有没有单身的?还凑个对?不是虽然有个时间老头是单身的,但是他有斗篷啊,况且他不住大厦他在一个城堡里。就是华美的建筑,懂?

76L单身狗也有活下去的权利
算了不说了,感情你们其实在毫无怜悯之心的在期待我爆料。那对搞事的神兄弟回来了又玩了,为了我的人生安全,我还是乖乖的忘记这一切吧不然我房间里只剩蛇了…

【三日鹤】忆 (HP背景)

各位,清明节放假快乐呀(*ฅ́˘ฅ̀*)
最近沉迷HP就这样吧反正和正文没啥关系……
顺便感谢之前有个人给我写的叶黄

     《忆》

       “这是孤儿院新来的孩子,三日月宗近。”
        孤儿院院长满脸不耐烦,介绍完名字,丢给三日月宗近一张纸就走了。12岁之前的孤儿们都是挤在一个大房间里的,至于床位,就是一张地铺罢了。孤儿院里的孩子看见新来的如此瘦弱,就忍不住欺负欺负。
        “被子呢?”
        三日月宗近说了来到孤儿院的第一句话。
        夜晚,风吹的窗帘随风飘荡,清冷的月光带着比心还寒的温度照在他脸上。一个个头很大的男孩走到他面前,不屑的抬起了头,把一张破布丢他脸上,“被子?还想要?你不配。”
         三日月宗近皱起眉头,充满杀气的眼睛已经对上男孩的眼,不知为何风大了起来。
        “不要打架……”
         一个白色头发的男孩挡在他们中间,男孩背对着三日月宗近,见大块头转身离开,才转回来,“三日月宗近吗?你是新来的吧?他就是这样的,你不要生气,今晚你用我的被子吧。”
         他扯了扯三日月宗近的袖子,推着他到自己的床铺上。“我叫鹤丸国永,最喜欢的东西是惊吓!”
         
         脸上是温暖的笑容,像太阳一样的——三日月宗近的心好像暖暖的,眼神不再从他身上离开。夜晚,鹤丸国永在他身边睡着,他的被子盖在三日月宗近的身上。三日月宗近看见他身体微微发抖,抿了抿嘴。
        就这样吧。三日月宗近抱着鹤丸国永,笑了笑。
        “你那时候真可爱呐,当然,现在也是。”三日月宗近轻笑,摘下了手套修长的手指握住鹤丸国永的手,眼却没有离开冥想盆一眼。

         冥想盆里的场景变换,夜色已经被太阳驱逐。
        鹤丸领来衣服,还教三日月宗近扣住腰侧的数字牌。然后就去帮三日月宗近打卡去了。
        前脚刚走,后脚就来人了。大块头看见鹤丸这么亲近新来的家伙,一个生气,夺走了三日月宗近的早餐。
       “感亲近我的人,哼。”大块头两三口把馒头吃进肚子里,“饿死你得了。”
       “你的人?”三日月宗近呵呵两声,眼中的新月偷着一股寒光。大块头感觉不妙,倒吸一口凉气,左看右看,怕是看见什么东西……他好像感觉有人在盯着他。
        大块头仿佛知道了什么,头也不回的跑了。他身边的一个跟班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跟着大块头,一屁股坐到地上,脸上全是恐惧。
        “我回来了哦!”鹤丸国永刚好在那个跟班离开时过来,恰巧看见三日月宗近的微笑,“哇哦,真是吓到了,你笑起来真好看。”
        三日月宗近忍不住又笑了笑。
        鹤丸国永歪头,凑到三日月宗近耳边,“你的早餐是不是被那个大块头拿了啊?”三日月宗近乖巧的点了点头。鹤丸国永嘟了嘟嘴,“那么一起?不过你要答应我,以后多笑笑!”
        “好。”鹤丸国永掰开馒头,把一半递给了三日月宗近。干冷的早餐仿佛在鹤丸的笑容变得温暖起来。不过,最秀色可餐的,隔壁那位才是。三日月宗近看着鹤丸国永想。
        “小时候的回忆……怎么形容呢?可爱又可恨吗?”三日月宗近眼睛死死盯着冥想盆,不忘记把鹤丸国永从床上抱下来。后来他又想了想,决定撩起鹤丸国永的头发,亲吻他的额头。月光清冷,鹤丸的温度着实低了不少。“最近好像凉了。”

        三日月宗近和鹤丸国永不一样。
        他自从父亲抛弃他和母亲的时候就知道了,比如让东西飘起来,羽毛啊,牙刷啊,杯子啊……
        最记得的就是冥想盆里回放的这件事。那天鹤丸高烧不退,神志不清,喃喃个不停。孤儿院的晚上寂静,无人,大声呼喊又会被院长打骂。
        茫然,无措。眼神空洞,新月失去光泽——我只是想守护他……我只是不想再失去……我也不想看着唯一一个能让月亮发光的太阳失去光泽而已……
        夜晚的月亮仿佛感应到他的呼唤,渐渐露出轮廓,在睁开眼,几粒要就凭空出现在他眼前,水杯涌出清水,吃下药的鹤丸国永也恢复了不少——幸好幸好……
       隔天早晨,猫头鹰就叼来一封信。两个人坐在一起细细阅读。
        霍格沃茨?巫师?魔法?那是什么?那是二人都不知道的词汇。
        “如果不是恶作剧那还真的值得惊吓。”鹤丸国永松了口气,“平静一下……”
        三日月宗近看着鹤丸国永的侧脸,突然害怕,他不会害怕我吧?
         倒是鹤丸国永,平静完,转头就是一问:“你打算怎么办?”十二岁的三日月宗近满脸不知所措。
        “我不知道……我只是想带你离开……然后我们一直生活在一起……”
        “只是离开的话,随时都可以。你是巫师,一直都是,不可改变,学魔法应该不会是一件坏事情,对吗?”鹤丸国永挥动着笔,学着魔术师摆弄着,还念着不知道哪里学来的咒语。
        三日月宗近捏着鹤丸国永昨晚捏好的小泥人,小泥人三日月和鹤丸正荡着秋千,脸上的笑容带着欢乐传递。
    
        于是他入学了。
        他被分到斯莱特林。
        他每天都忍不住用猫头鹰传信,写下每天日常,有满怀期待的等着鹤丸国永的回信。
        他的成绩满是优异,然后他会想像鹤丸国永看见他成绩会露出骄傲的笑容。
        他被选入魁地奇队,在信上写到要带鹤丸飞到高空,像真正的鹤一样。
        鹤丸国永生日那天,他用猫头鹰寄去了会动的照片。
        当然,鹤丸国永也给他意外惊喜。
        放假那天,鹤丸国永牵着三日月宗近的手,来到郊外。
         “看到了吗,这是我们的家哦!”他顿了顿,“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家!而且是我自己建的!”十二岁的白发少年的微笑藏不住骄傲。
        “阿鹤,这真是吓到我了。”
        六年级开学的的前一天,三日月宗近慌慌张张的来到鹤丸国永面前,他收到了食死徒的信。他是很强大,但同时也很害怕。
        “答应我,保护好自己哦……”
        鹤丸国永放下手中的木雕,惊讶的点了点头,“怎么了吗?”
        “答应我。”
        “嗯!我当然会听三日月的话。”
        三日月宗近俯下头,强吻鹤丸国永。搂着鹤丸国永来到床上,悄悄用手将衣服解开。他撩起鹤丸国永额前碎发,开始亲吻鹤丸国永身上每一处。额头,眼睛,鼻子……通通都没有放过。
        身体相贴,鹤丸国永紧致的内壁包裹着三日月宗近,湿润而温暖。
        三日月宗近还是不忘记提醒鹤丸国永要保护好自己,鹤丸国永迷迷糊糊的在他的耳边答应了。
        “好……但你要保护好自己哦……”
      
        冥想盆的记忆开始变得深邃,扭曲。闪电击破深厚的乌云,留下狰狞的疤……
        身批黑衣斗篷的食死徒在他和鹤丸国永的家里肆意破坏。小泥人,木雕,陶瓷通通碎掉。
        甚至不知道是谁念着钻心咒一次又一遍,三日月宗近听不清楚了,他只听到鹤丸国永咬牙忍痛的呻吟声。
        “他不是很配合呢……不知道他的身体……”
        “三日月宗近好像发现我们了……杀人灭口……”
         “那好吧,他可是我很喜欢的类型呢……阿瓦达索命!”
         绿色的光充盈眼前。
        12点的钟声响起了,奏响的像是丧歌。
        三日月宗近把鹤丸国永放回床上,给他盖好被子,仿佛洁白的被子下的人只是睡得很沉。
        三日月宗近穿上巫师斗篷,拿起了魔杖。家里的东西很早就被他复原了,小泥人三日月和鹤丸压着一张纸条。
        那是前不久小狐丸的猫头鹰送来的。
        “三日月,我知道你可能很生气,但不要做傻事。千万不要使用某些咒语。即使是对付食死徒!”
        三日月宗近没有回信。
        “好好睡吧,鹤。他们来为你偿命了……”
        刚出去,魔杖就对着黑衣人施了一个缴械咒。
        不可饶恕咒罢了……世上一直都有人愿意原谅我的,不是吗?
        “阿瓦达索命!”

(清明节放假真快乐啊……)

哈哈哈鹤球的衣服终于到了可惜没有假毛ww第一次穿c服啊给了姥爷2333
(PS:鹤球的链子戴了我半个小时qwq)

也不知道为什么
我这个非洲人自从抽到茨木之后我发现我的茨木不喜欢酒吞了😂😂
今天打个御魂发现怎么茨木不暴击了呢为什么不暴击了呢好奇怪啊求你了暴击吧
然后一个接一个死去的时候发现我的般若要死了好伤心啊结果茨木暴击
???????
为什么感觉别人的茨木喜欢酒吞但我的茨木喜欢般若啊😂😂😂
然后我尝试着把般若和茨木摆一起,结果俩人都开始了暴击😂😂😂
然后我再把他俩分开,结果俩人都不暴击了😂😂😂
这是为什么????

叶神生日快乐呀ww

I miss You and I lost You

你往河边走去。
你一身红衣如血,你妖媚如妖。
风吹的你衣袖飞舞,风刮的你秀发飞扬。
雨打的你妆容化,雨打的你泪如雨下。
伞落,簪下。
你冷,冷的你面如白霜;你寒,寒的你心如坚冰。
一株株虞美人不再艳丽,一朵朵曼珠沙华绽放雨里。
头上的是凤凰冠,手上的是凤凰链,你把一切抛下。
长长来路,命有玄机。命运让你我相遇,却在多年后分离。
也不过陌生人罢了。
呵!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
你笑了,如魅一样。
你和我的交集,不过如花开了谢那样平淡,无味。我你不会在一起,也不过命中注定。
呵!
你摘下一朵曼珠沙华。血红的曼珠沙华如心血凝结后换换破碎。再好看到最后,也就化为虚无。
"哈哈哈哈哈……"
高高在上的神灵啊,你何时顾及我的寂寞?在这"龙池水畔"旁,几时想过我?
你贱!
让我和舞麟分离。
你做在河边,任水拂过你的衣袖,待雨止。
雨止,月出。
多出了急促的脚步与呼吸,有人在靠近!
是不是他呢?谢邂望向河上的月亮。
喂,你可知,我遇见你时,如雨珠在荷叶上轻轻颤抖,微微的喜悦绽放在心里。是不是他呢?
你可知道我有多期待。
你还是没来。
我知道你不会来了。
谢邂站起来:
"我等你来寻我……"
子夜的吴歌,浅浅的,谁吟唱……
谢邂动了!身随风起,风由舞起。随着风声,水声,落叶声而动。宛如精灵,轻巧玲珑。月光在你周围。
抬头看见夜色中的月光渐亮,别有凉意,一时竟黯黯无言。
今日,在月光下,我为你而舞!
谢邂舞步愈来愈快,身影分为好几道。
树后的身影停住了。
一年一年,人来人往,花开了谢,草绿了枯。也许,你早已忘却,但,你刻在我心里。我还记得你!
我只为你而舞!
爱是生命中最绚烂的幻境,有时候,太过真实,花开的太荼蘼,竟不想醒来。我今日,便沉睡至此!
拔出长剑,割向喉咙。
我今日,将滋润这土地。
谢谢终究还是倒下了。笑着。
这一笑,似耗尽一生的等待。
树后的身影冲出来,扶着倒下的谢邂。手中的,不过是没有生命的躯体。眼瞳失去点点光泽,再蓝再没,也没了生气。
唐舞麟疯了!
明明错的是我啊!
明明你没有错啊!
两相依偎,也许是最亲密的时刻,但你不在了。
花使月色芬芳,月色使花香惆怅。曼珠沙华越来越盛,两人相遇后分离。
人生是生死早限定的戏,为何要安排这样的剧本?
痛!
我寻你千百度,莞尔一看,你却在灯火阑珊处。
我错过了爱,错过了你……
【END】